VIP中文 > 玄幻小說 > 無量劫主 >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鬼市買賣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鬼市買賣

    這類似戲棚的建筑,一看就是臨時搭建,內里除了中心處一根數人環抱粗的木柱撐起了頂棚外,一覽無余,其他小商小販各踞攤位叫賣不斷。賣的東西大部分陳安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只有一小部分類似恒溫玉那樣的存在,才能在楚寒的記憶中找尋到些端倪。

    “這里一般都是以物易物,金銀偶爾也收,沒有標準的貨幣。”

    陳安放眼看去,在攤點的旁邊都有牌子,記錄賣什么的時候還寫著收什么。

    “這里的東西能帶的出去?”

    陳安對此比較疑惑,不是說這里是一處夢境嗎?夢境也能往外帶東西?

    “當然,”野狼肯定地道:“不止能帶出去,還能帶進來,就用身份銘牌。”

    說著野狼又給演示了一遍身份銘牌的用法。

    陳安看向手中的綠色薄片道:“不加入幽天盟也可以使用這身份銘牌嗎?”

    他拿到這玩意的時候,就感覺其很有質感,不像是臨時的玩意。這個幽天盟未免也太大方了,還不確定是否加入,就送這大禮。

    即便沒有盂蘭鬼市,就在這或忘鎮中,與各方交易所需,都是一筆不可估量的人脈財富。

    “嘿,看到這份誠意,八成的人會選擇加入,畢竟沒什么約束,義務僅有一條,那就是反對星輪術士就行,而對于那些星輪來說,就算我們不反抗他們也會被排擠敵對,如此,為什么不抱團。”

    野狼自信地道:“至于剩下的兩成么,也無所謂,至多賣個好,要知道整個幽元天術士多了去了,我們幽天盟和星輪術士只占其中一小部分,所能控制的地域也只有幽元天的一隅罷了。其實就是做個口碑,若能以此交好這些路過的術士,怎么想都是賺了。”

    “等等,你說這是什么地方?”陳安敏銳地發現了野狼話語中的信息,突兀地出言問道。

    “或忘鎮啊。”

    野狼有些奇怪,沒明白陳安的意思。

    “不對,是那個幽元天。”

    野狼一愣,接著露出一副看見什么稀奇事物的表情道:“我說兄弟你來自哪個窮鄉僻壤啊,連我們的世界是什么都不知道?這里是幽元天,由最初的五方術士所開辟的幽元天。”

    陳安心神巨震,倒不是他知道這個幽元天,而是因為這里帶了個“天”字。

    誰都知道諸天萬界諸天萬界,萬界是由遠古洪荒破碎后的碎片演化而成;至于諸天么,則是大能創生演化的世界。親眼見證一個被人為創造出來的世界,這種感受簡直不知該如何形容。

    嗡……

    突然陳安身上的身份銘牌劇烈顫動起來,并泛起翡翠般的瑩瑩綠光。

    “盂蘭鬼市開啟了。”

    野狼神色激動,充滿期待地看向陳安。

    陳安面色不變道:“該如何確立隨從關系?”

    野狼大喜,道:“只要施術產生羈絆就行。”

    當下立刻將那術法的施展方法教給陳安,并看著陳安將兩張身份銘牌連系起來。

    對陳安來說,反正能帶人進去,不利用白不利用,且如果他自己進去的話,碰到好東西可能都未必認識,身邊這家伙看起來像是個百事通的樣子,說不定還能再打探出些東西。

    幽元天的這個訊息就給了他很大的震撼,千古之前,大能消失,諸天也隨之隱匿,卻不想竟能在此間看到。而之前他還懷疑這不是血月刀的內部洞天,其只是作為一個門戶,一個中轉,現在就得到了證實。

    這個訊息對他來說有大用,本來若這里是血月刀的內部洞天,他還可以自恃為半個血月刀主橫行無忌,但這里是另外一處世界,且還是能被稱為“天”的存在,那他行事就要伴著小心了。作為大能道場,誰知道這里是不是還沉睡著某個死而不僵的大能,該夾著尾巴的時候就得夾著尾巴。

    “請問,你這張邀請函,還有名額嗎?”

    剛與野狼建立起羈絆關系,就有一個同樣渾身模糊不清的身影湊了過來開口問道。

    “還有一個,你準備拿什么來換?”

    不等陳安開口,野狼就自動扮演好了一個“仆役”的角色,熟練地談起價碼,讓陳安看得詫異非常。同時他還不忘回頭輕聲給陳安許諾,他的那份回頭再補。

    那人遲疑了一下,看了看遠處蠢蠢欲動也想圍上來的其他虛影,仿佛忍痛一般拿出了一顆污穢的珠子,遞到陳安面前簡練地道:“以這個抵門票,帶我進去。”

    與他們的身影模糊不清虛實不定相比,這顆珠子可真實多了,甚至連上面的煞氣涌動的軌跡都可以清晰的辨識到,就好像這是一件最真實不虛的東西。

    “被污染的月棱石,”野狼驚呼一聲,轉首對陳安道:“這個價格已經很高了,若他這趟進去沒有收獲,將會大虧特虧。”

    怕陳安不識貨,野狼頓了頓又補充一句:“月棱石用處極多,可修煉特殊功法,可精純法力,佩戴還能澄澈心靈,預防走火入魔。且這塊月棱石最珍貴的還不是本身,它明顯是被七星以上的煞氣污染,若能將這煞氣提取出來,運氣好了,再培養一個七星出來也不是什么難事。一樣東西當兩樣用,絕對值回票價。”

    陳安眼眸微轉,接過那枚月棱石將那人的銘牌也綁定在自己的銘牌上,他雖不識貨,但眼角余光看見周圍幾個原本想要圍上來的其他虛影在看到這月棱石出現后都紛紛退開就知道其中雖蘊含的價值了,所以毫不猶豫地把最后一張票賣了出去。

    “不知閣下怎么稱呼?”

    “洛修。”

    陳安與野狼對視一眼,各自目光中都有些意味深長。陳安的意思是,你看人家都用真名,誰像你這么猥瑣;野狼則表示,你怎么知道他這不是化名。

    又等了一會,陳安手中的銘牌綠光更盛,連帶著野狼和洛修的身份銘牌也泛起瑩瑩綠光。

    少頃,銘牌上的綠光陡然一漲,將陳安三人具都吞食進去,消失在原地。

    陳安只覺眼前一黑就進入了一處莫名的所在,這里一片漆黑,遠處有隱隱或紅或綠的熒光,詭秘異常。

    “小心,這里是造夢天師大人的夢境,這個夢境依附在或忘鎮邊上很不穩定,跟著指示,不要亂走,否則很有可能落入夢境之外,據說那里是幽元天深處,有各種混亂而又強悍無比的存在,若失去夢境的保護,很容易被祂們發現。”

    野狼不像是第一次來地提點道,他沒說被那些混亂而又強悍無比的存在發現會怎么樣,不過想想也能知道,下場不會有多好。

    陳安低下頭,在野狼的提點下才發現腳下竟有一條若有若無的銀線指示向前方,于是學著野狼洛修的樣子,沿著這銀線向其中一個綠色熒光處走去。

    一進入綠色熒光,眼前豁然開朗,似乎是進入了一間大型店鋪之中,內里裝飾古色古香。

    無數柜臺有規律的排開,每個柜臺后面都有一個身披黑沉斗篷的人踞于其后,此時已經有幾個先到了這個,他們與陳安三人的組合相當,都是一主兩仆,進入這里這后也不耽擱,直奔其中一處柜臺而去。

    陳安在野狼的催促下也沒停留,走到一處無人的柜臺前,這里只有一個位子,陳安為主自然他坐,野狼和洛修站著。

    他一坐下,柜臺上的一盞宮燈立時亮起,表示這里有人了,讓人遠遠的就能看見,不用過來耽誤時間。

    陳安面前的斗篷人,見陳安坐穩,才沙啞著嗓子問道:“你想買些什么?”

    “我想要元素之實,風語果,或是天元道路八星以上的功法以及道路方面的講解……”

    洛修急切的說出一大堆,只是斗篷人卻沒有絲毫反應,就好像全然沒有聽到一樣。

    陳安心有所悟,將洛修的話對著斗篷人重復了一遍。

    斗篷人這才開口回道:“元素之實,一萬四千二百兩;風語果一萬七千兩,天元道路八星以上的功法價格不同,無法表述。”

    他就像是個最精密的機器人,一邊機械地回答著,一邊在陳安等人面前具現出圖像,下面還有標價。甚至天元道路八星以上的功法也一字排開,極具人性化的注明簡介,等待陳安挑選。

    洛修呼吸急促地將那些功法瀏覽一遍,這才把自己的身份銘牌遞到陳安手上道:“幫我買玄心鑒。”

    陳安下意識地接過洛修的身份銘牌,詫異地發現其底部竟浮現出幾個金色的數字:十萬四千七百。

    一旁的野狼給陳安普及道:“拿著那銘牌去點圖樣上的實物,就可完成交易,非常方便。”

    陳安聽他的話,好奇地拿起洛修的身份銘牌觸碰到斗篷人具現出來的元素之實上,這個跟紅蘋果一樣的玩意立時擺脫虛影的狀態,一瞬凝實,安然置于柜臺上,真實不虛。同時洛修身份銘牌上的十萬四千七百字樣立時變成了九萬零五百。

    真的很神奇,陳安頗有興趣地依法買到風語果,這才看向最后的玄心鑒,只見簡介上寫著:修行此法可傾聽遠古心音,血脈之聲,激活一切血脈潛力晉升八星。價格:七萬兩。
  http://www.kjcbig.tw/88_88746/3077083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kjcbig.tw。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022003.com
体育彩票app不能充值